原名六神无谬,全职苏叶神,all叶和双鬼

【吴叶】此心安处是吾乡

必须得转一下收藏!

云尸:

※ @六神无谬 吴叶点文w

※这句话是以前认识的一个妹子装备上刻的。总有种温馨的感觉[笑]可惜以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句话也有典故来着,闲着没事的可以去搜一下√挺美的。

※第一次写吴叶,小队长这种称呼特别萌www还有邱叶的小队长也特别萌。

全职中少有的年上呢……远目。



全部目录


-----------------------------------------------------------------------------



1.

叶修是一头白龙。

确切地说,是一头天赋异禀但是却从来都吊儿郎当的白龙。

 

作为嘉世的副队长,吴雪峰天天都要担心自己家的小队长有没有吃饱啊有没有学会取暖啊,甚至是要把自己那堆晶亮亮的宝石拿过来堆在叶修的窝里。

龙这种生物,总是很喜欢闪闪的东西,叶修也不例外。

他知道这堆东西对吴雪峰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过即使是后来进化成究极心脏的叶修在此时也不过是个中二期的好少年,不,好少龙。所以他所能做的也只是蹭蹭那头年轻的绿龙。

吴雪峰只能苦笑。

 

2.

冬天的时候叶修特别喜欢过来跟他挤一起。

叶修的洞穴就在隔壁,但是小家伙却怕冷得很。每次初雪过后总要站在洞口含泪欲泣地看着吴雪峰,直到对方把他迎进去为止。

后来吴雪峰终于知道了这就是后来叶修的心脏开端。

 

3.

那时候叶修还不叫叶修,叫叶秋。

白龙会用法术变成小小的一团,合拢骨翼缩在变成人形的吴雪峰怀里听他讲故事。听着听着睡着之后偶尔也会突然颤一下打个嗝,冒出一两点火星,在被子上留下两个洞。

吴雪峰盯着漏了俩窟窿眼的被子开始思考要不要找隔壁的大妈再缝一下。

再然后怀里小白龙闭着眼睛翻了个身,又吐了一口气。

被子的另一边又烧焦了一块。

 

吴雪峰:“……”

 

 

后来叶修长大了点,倒是变本加厉,就连午睡都跑过来了。

但是毕竟是年轻性子,闲不住,偶尔也会化成人形跟着吴雪峰躺在他张石床上念念叨叨。

“老吴我跟你说啊,那个迎风布阵又天天跑我们门口来。”

“嗯?找你PK的么。”吴雪峰漫不经心地摸着叶修多年未剪变得长长的头发,后者蹭了蹭继续嘟囔。

“对啊,一大把年纪了被我打败了也不知羞。”

 

吴雪峰:“……”

他忽然对自家小队长的尊老爱幼精神很是担忧。

“小队长,不要在私下说魏队坏话。”

叶修撇撇嘴。

“我又没说错。”

“那也不行啊,小队长。”

吴雪峰揉揉他的头,小孩有点别扭地扭过脸,“我可是比魏队还要老呢,照你这么说……”

“——你才不老。”

叶修忽然又转回了头,一双大眼十分紧张地看向他。

“我跟你说啊老吴,你比我见过的人都要年轻。”

 

吴雪峰笑着抱住他的头,宠溺又无奈地轻斥。

“胡闹。”

 

4.

叶修长大了。

他上了战场,一身红衣一柄战矛威风凛凛。但是私底下还是那个撒娇缠人的小屁孩,休假的时候就跟在绿龙青年屁股后面跑。

“我跟你说啊老吴……”

“老吴那个森林里有个东西可好玩了……”

“老吴老吴……”

 

吴雪峰停下了身子转过头,温和地注视着他。

叶修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地站住了。

“……谁让你一直都不理我。”

他声音软软的,有点像撒娇,带着点委屈,一双大眼睛里面写满了“都是你的错你的错”。

 

吴雪峰笑了。

他忽然发现他已经不再需要低头去看着叶修,那个孩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几乎可以跟他平视。

“……小队长。”

绿龙青年眼神恍惚着,揉上白龙少年叛逆翘起的头顶,声音轻柔。

“下次我陪你去看。”

 

 

那段时间,大概是叶修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候。

因为经常上战场,白龙的少年总是一身是血地回来,身上也大大小小地布满创伤。吴雪峰总是会一脸心疼地给他清洗干净之后一点一点地上药。

“……你忍一下。”

青年手足无措,让不知情的人看了说不定还以为是吴雪峰受了伤。叶修看着他,特别温柔地露出个笑容。

“嗯。”

 

晚上睡觉前,药效发作,总是会疼得整夜整夜地睡不着。

吴雪峰也不敢抱着他,怕碰到他身上的伤口。只能坐在床上,叶修躺着,他坐在旁边,俩人搭着同一条被子。

真疼起来的时候叶修疼得整个人都没什么血色,吴雪峰光是看着心尖都疼,心疼得连他都要掉下泪来。每当这时候,叶修看着他也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总是会笑着说他。

“你看看你,又不是你疼。”

吴雪峰没心情跟他逗,一向镇定的人整个人都开始抖起来。他慢慢地摸上叶修唯一完好的肩膀,颤声道。

“小队长……”

这是他捧在心尖上的小孩。

 

“老吴,唱首歌吧。”

叶修往他身边蹭了蹭,也没管身上的伤,只是一味地靠近、汲取着漫长夜晚中的温暖。绿龙青年怔了怔,顺从地开始唱起歌来。

 

 

远古时代的歌谣穿过岁月,像海浪一样一层一层拍打过来。被遗忘的旧时光伴随着歌声,循着海浪声,向着神秘的远方淡去。

相传,绿龙是学识最为渊博的龙族。

叶修从未听过吴雪峰唱歌,提了这个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但是真当绿龙青年温润的声音在耳边轻声哼响时,他想着“老吴唱歌其实挺好听啊”,思绪又一丝一丝地沉入黑暗。

 

叶修睡着了。

那歌声依然未曾停歇,像是在回忆漫长过往。像他们这种寿命极长的种族,总是会对时间多一份感慨和从容。

 

直到歌声停歇,绿龙低头看了一眼蜷缩在身旁的少年,伸手帮他拉了拉被子。

“晚安,我的小队长。”

 

5.

那一日,叶修浑身是血,直直地闯入嘉世核心,去质问那条红龙。

“老陶,老吴呢?”

白龙少年如旋风般闯入,双眼盯着那条神色冷漠的红龙,字字凄厉如同泣血。

想必他已经到了那个已经变得空洞的,曾经绿龙居住的洞穴去过了一趟。

见红龙没有反应,仿佛怕不够清楚,叶修又问了一遍。

“我问你,吴雪峰呢?”

 

红龙淡淡地扫他一眼,转身离开,没入了黑暗。

“他走了。”

 

陶轩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小孩终于得到了回答,怔愣地站在原地伫立了一会。

心脏很难受。

叶修举起手掌,良久在黑暗中落下泪来,一滴一滴的眼泪把上面残留的血迹晕开。这么多的泪水,却不能弥补他任何一点难过的心情。

白龙少年低声地,站在昏暗的过廊里啜泣起来。

 

“……你怎么可以走呢……”

 

犹记那天天边,残阳如血。

 

 

6.

后来。

叶修被世人称作斗神,整个大陆都在赞颂他的功绩,即使是身处另一个大陆的吴雪峰也有所耳闻。

小队长真是长大了啊。

他这么欣慰地想着。

 

 

而再后来,斗神陨落。

当初离开了这片大陆的吴雪峰特意回来看了看,但是当时龙族中处于巅峰的人中,却再也没有了叶修的身影。

他摇了摇头,离开了。

 

历经两年,兴欣崛起,立于龙族巅峰。

带队的也是一只白龙,名为叶修。

吴雪峰的心里仿佛在催促着他回去看一眼。

——回去看看吧,说不定那就是你的小队长。

——可是,万一又是一个梦呢?

他犹豫了很久。

直到又传出了那条白龙退役的消息,他再也没能忍住,回到了那片大陆,在兴欣门口转了一圈。

 

 

“……叶修,你出去了就别回来了!”

红龙女子咆哮着把一个看似懒洋洋的青年赶了出来,青年叼着烟,苦笑着踉跄着倒退了出来。

“好好好,老板娘你别气——诶?”

青年眨了眨眼睛,他忽然磕到了一颗石子,直直地往后仰去。

 

没倒下去多久,一个强劲有力的手臂把他整个人又拖了起来。

叶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刚站稳,正要抬头跟那人道谢,就听见那人喉咙里发出一声笑,腔调、感觉,都是极其熟悉的——

他抬起头来,对上绿龙青年温润沉静的目光。

 

“你好,小队长。”

 

 

 

7.

后来呢?

后来叶修有点疑惑地问他。

“你怎么当初就那么肯定是哥?明明气质都不一样了,长相也有很大变化。”

或许叶修没察觉,他这么问的时候,那股子傻劲儿和以前倒是十成十相似的。

吴雪峰只是笑,伸手抓住他的手,点了点自己的胸口。

 

那是因为,此心安处,是吾乡。

 

 

END


评论
热度 ( 131 )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云与凉橙汁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鹿青崖间 | Powered by LOFTER